约五

会写一点东西,废人,基本上没什么人认识这个账号所以放飞自我

喜欢,喜欢到发疯,明明自己对感情什么都不懂。
头皮一阵阵发麻,心脏在涌动,全身像得了重病动弹不得。
这种感觉被我归结为喜欢也是理所当然的吗。
不管怎么样看我一眼就好,不理不睬也好,我情愿变成你的狗。
一切只是因为我【爱】你。


随写,心情发泄,切勿当成我本人

【猝死】

何時:

DP:你们看到了吗!!!!!!!

那边那只小可爱!!!!!

他!是!我!男!朋!友!(っ//////////c) 

没有有趣的灵魂,只有一颗想取悦你的心

七创社:

为了庆祝《凹凸世界》第二季火热开播!

官方WB“七创社”在进行转发抽奖哦!

抽5人,奖品是主角组立牌一套!

去过漫展的小伙伴们都知道这套立牌有多么美!

大家踊跃参加吧!


老子有五花了!老子自满了!写文!

齐眉棍×女将军【?】

正是七夕。
男女相携手,耳边传来轻笑,又如同浓稠的蜂蜜令人甜腻。
这一切与齐眉无关,他向来只喜欢埋头苦读佛经,念了,自然就会懂。齐眉大抵是这样想的。寺院灯笼高高挂起,是为求缘的人点的灯。夜越发的黑,齐眉推开窗,正巧几簇烟花蹦了出来,红的黄的照在他脸上。
喧嚣过后又是静,只听见不知名的虫子在莫名的叫,还有……打嗝声?
他探身往屋顶上看去,看见了酒罐子,还有佳人的脸颊。她看见齐眉,笑了笑
【和尚,陪我一起喝酒吗,这日子孤家寡人可真是不好受。
齐眉怔怔的看着她的眉眼,倒是连话都说不出来。女子轻笑一声,大坛子酒给她的眉眼增了一抹薄红,“你这和尚倒真是有趣,要是你们方丈早就气得横眉臭脸的还说几句文绉绉的话赶我出去,幸亏我跑得快,不然这酒早被抢了。”
齐眉收回了眼,低垂下头,从喉咙里面发出气声,又定了定,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要满溢出来,沉甸甸的,他不敢看那女子,别开眼,低低的说了句【我并未出家,施主唤我居士就好。】
她低头看了看齐眉,又灌了几口酒,突然猛的一借力,把齐眉拉了上来,定在他脸上,笑得花枝乱颤。
“我倒是没想到这和尚庙还有像你这么好看的人。”
齐眉听见了,只呆呆的看着手边的酒罐子,还有双手相连。
他的心脏倒是像被送上天空的烟花一般
炸成了一片。
“秦禾。”秦禾看着呆了的齐眉,唇边勾起了一丝笑意。“我会常来讨个地方喝酒的”
齐眉点了点头,看着秦禾从屋檐飞身而下,手里还带着酒坛子,她的头发用发带束起,一身火红,摇摇晃晃的着了地,又抬头望了齐眉一眼,秦禾的眼睛是黑亮的,烛火在她眼里变得朦胧,水光波动,对齐眉笑了笑,“后会有期啦,居士。”
齐眉看着她走出院门,又想起什么,匆忙说了一句,“我的名字,齐眉。”
远处传来女子的笑声,齐眉翻身而下,原本点着的油灯被翻身而下带来的风带着火焰晃了晃,远处的灯笼里蜡烛留下的烛泪被纸借着,凝固着形成了阴影。齐眉看着不知翻了多少次的佛经,眼前又飞过秦禾的发带,她笑吟吟的眉眼。
他看着自己的双手,把脸埋在手中,耳尖通红,“南,南无……”

秦禾围着红色的毛裘,对着山上敲钟的齐眉喊了几声,“喂!和尚!”
钟声由弱到强,逐渐消弭于天地,齐眉挑开糊在脸上的发丝,揉揉落在肩膀上的肥啾羽毛,“嗯?”他叹了口气“我并未出家,只是个俗家弟子罢了。尘缘未了。”齐眉抬眼看了看秦禾,按住心中的悸动,“你又来讨个地方喝酒?上次方丈把你打出去忘了?”
秦禾摸摸鼻子,不好意思的笑道,“进屋说吧”

一进小院,正好遇见方丈,秦禾从齐眉身后探出头来,方丈看了看秦禾,叹了口气,挥挥手叫齐眉过来,在他耳边说了声什么,齐眉顿时脖子红了一片,“弟子……弟子是……”方丈心里了然,挥挥手,齐眉看了,低低的应了一声。
进了屋子,齐眉看向秦禾一边,她笑着看着他,“我是来讨杯茶喝的,可别错怪我了。还有……”她的眉眼低垂“我来向你告别。”

那次七夕过后,秦禾来找过齐眉几次,那次在溪边,她看着齐眉从食盒拿出几碟素菜,笑得停不下来。“你这人怎么这么有趣,你倒是非要看我喝酒吃肉?”“你若执意这样,我看着你吃也是……也是好的……”
秦禾笑了几声,又拿起酒杯,轻啄几口,“和尚,你以后可别对人说这些话了”
放下酒杯,定定的看着齐眉。
“你给我一种无论我做什么都可以的错觉”秦禾干笑了几声,又拿起了酒杯。
齐眉正要开口说什么,又被一块子素菜堵住了。
望进她眼里,一片坦然。
齐眉知道,她什么都知道了。

秦禾看着齐眉,又笑起来,齐眉不知为何,只觉得她的笑很好看,就……就如同枝头的梅花一般,真的,很好看。
她从怀里掏出一串佛珠,塞到齐眉手中,还带着秦禾的体温。“给你的。”
齐眉摩挲着佛珠,歪头看了看她,秦禾又笑了起来,“时间不多,我走了,我还会来找你的。”说完突然严肃起来,“我怎么感觉在见青楼的头牌呀。”望进齐眉眼里,她原以为他又和以往一般害羞。
但他眼里温润笑意,全全的只有她一个人,他从头到尾,眼里心里,就只有她一个人。
秦禾眼眶带了点湿意,握住了他的手,踮起脚,轻轻的吻了他的嘴唇。
“等我回来。”
齐眉看着她一身火红骑装,在天地间就仿佛只有她一人,印得雪都红火了起来。
他嘴里喃喃【爱喜生忧,爱喜生畏,无所爱喜,无忧无畏】
【可佛祖,遇到这人,倒让我觉得忧,畏都是极好的】他按了按自己的心
【这颗心,就如同不是我的一般跳动】

这年,有很冷的冬天。
习武之人是不怕冷的,可偏偏遇见了她,仿佛以前摒弃的七情六欲全都回来,而且更加的浓厚。
他常常梦见火烧寺院,而秦禾火红的衣裳与烈火融为一体,她笑着看着他,不惧烈火,而他动弹不得,只能看着她在火焰中逐渐消散,这样的梦,不知梦见过十几次了。
转动着佛珠,这样能使自己安心一点。大概也只是安慰。
她来向齐眉告别,必定是有什么要事,这要事是否有危险,齐眉想问,一看到她又什么都说不出口,一张笑得老奸巨猾的脸,定是打个马虎眼糊弄过去。更何况,她姓秦。
武臣世家,怎有不上战场之理。
猛然想起自己还身在佛门,齐眉摇了摇头,自己熟读佛经,却不知其中精髓,情为何物,道为何物,在遇见秦禾之后,一切便明了了。
【我是喜欢她的。】想到这句,便又埋头看起了经书,不安的摩挲着佛珠,【她也,喜欢我吗。】
战事,持续着,但这都城仍好好的过着日子。齐眉总是有意无意的想着她,这街上的簪子配她吗,她看到这个会不会开心起来,这胭脂……
每每发现自己在想这些,总是暗叹一声,自己怕是走不出去了。

下一年冬天,战事告捷。
大批士兵涌进城,在兵营集中。即便是在冬天,也应当是好好犒劳这些士兵的。
齐眉等着,秦禾说过,他便遵守承诺。

但他等的时间太长了。长得齐眉隐隐有些不安。他刻意不去听外面的传闻,但是心里又想知道点什么。
思念成疾。
这一等,就等到了七夕。
他大抵是盼望着秦禾出现的,时间一长,她的眉眼都模糊了起来,之前秦禾送的佛珠串被齐眉捻断了,又被收了起来,磕在地上缺了一口的佛珠现在被磨得光亮了起来。
烟花已经放过了,已经深夜了。
她今晚若是再不出现,我又要等到何时呢。收了收心,他打算撤掉纸窗的支木。
撑开窗,窗前女子定定的看着他。
“我来啦,齐眉居士。”
齐眉看着逐渐清晰的眉眼,往事一遍一遍过在眼前,他慢慢的勾出一个微笑。
“……你这人可真是,让我等了那么久……”
秦禾抬起头,手接过了他的佛珠串。红唇略微勾起,“那作为补偿,以身相许可好?”
齐眉连着佛珠接过了佳人的手,拉进了他的怀里。
“只要你想,什么都是好的。”


只不过后来齐眉被娶进了秦府【?】里面,都是后话了x